决斗者工会

用决斗代替言语。
 
首页日历常见问题与解答 (FAQ)搜索注册登录

分享 | 
 

 【游戏王5d's】【帝王蟹】淤血的处理方法(r18)

向下 
作者留言
蟹黄黄
初级决斗者
初级决斗者
avatar

帖子数 : 5
注册日期 : 11-11-27
年龄 : 24

帖子主题: 【游戏王5d's】【帝王蟹】淤血的处理方法(r18)   周日 十一月 27, 2011 7:24 pm

淤血的处理方法
.
*《The Unforgiven》后续,这回真是帝王蟹真是肉了…其实说什么后续不后续的,谁还会记得大明湖畔的漫画夹克呢?
*甜蜜蜜模式全开?且正因为如此而ooc了?
.
.
淤血多是在外力作用下,使皮下毛细血管破裂出血所致,此时外渗致皮下的血液已属异物,又因皮下神经丰富。所以疼痛感明显。
发生淤血24小时后,可以用温水热敷患处。以促进局部血液循环,使淤血消散。一般皮下淤血机体会慢慢吸收,时间大约需要两周左右。
.
.
.
游星躺在不属于他的床上,表情和身体一样僵硬。
“不要动。”
低哑的声音从床边传来。
本能让游星意识到把全裸的自己这样摆在杰克面前是非常不妥的,然而伤员对“医护人员”是没有发言权的。
.
“小时候都是我帮你弄的。”
大概是为了转移注意力,不善言辞的他也想起了没话找话这一招。
.
“嗯。”
.
已经一天过去了,杰克的语气仍旧不太好,每次看到游星时他眼中泛起的自责和额外的一点仇恨总让游星觉得浑身不舒服。
“我记得你每次受伤差不多都是同一个地方——!”
倒抽气的声音让坐在床上的杰克拿着热毛巾的手猛然一抖,微热的温度立即离开游星淤紫的左上腹。
“没事。”并非疼痛,只不过是紧绷的神经被突然刺激造成的惊吓感。游星慌忙摆手解释。
过了片刻温热的触感才回到腹部,适中的力道包裹在毛巾柔软的质感和恰好的温度里,皮肤下淤伤的部分被压迫带来轻微的痛感,凝成硬块的淤血随着温柔的摩擦逐渐有散开的迹象。
游星不得不承认这种感觉很好,好得让他不住的犯困。
他打个哈欠,闭上眼睛,无意识的蹭蹭枕头。
“先别睡。”
虽然这样说着,杰克的声音却难得一见的和手上的力道一样温柔。
游星似乎没有听进去,也忘记了自己是全裸且毫无防备的躺在杰克的床上,只是小心的调整了一下僵硬的姿势就又闭上眼睛。
“……”
不知道要不要再叫他,原本想说话以分散注意力的杰克觉得自己刚发的“伤好之前绝对不碰他”的誓十有八九又要变成天边一颗流星。
.
游星的皮肤是一种和他截然不同的颜色,在略微昏暗的灯光下会像上好的蜂蜜一样反射出甜蜜的色泽。
即使现在上面遍布着青紫的痕迹。
从肩膀开始直到小腹,深浅不一大小各异的淤伤遍布其上,有些甚至能明显看到肿胀,锁骨上甚至还贴着创口贴。
不过杰克记得游星除了手腕之外并没有见血的伤,而且…又是在那种地方…
……
他不敢再回想这些伤痕的来历,也不敢再看游星。然而伤还是要处理的,他手上的动作没停,想避开的眼神却不自觉的粘附过去,粘在他迷恋的那人赤裸的身体上。
卫星区的孩子很容易发育不良——不然就是杰克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发育过度的——游星却长的刚刚好,杰克从未觉得游星身上有什么女性的美,然而他看着那具身体,不算宽的胸膛和突出而形状优美的肩骨,以及恰到好处的腰线每每都能引起他想把他抱在怀里的冲动。
毛巾重新入水,拧干后带着比刚才低一点却仍旧暧昧的温度继续揉搓伤处——身体正面只剩下最为敏感的小腹,杰克深呼吸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明显。
这样忍下去真的…很辛苦啊!
他觉得自己可以面对全裸且毫无防备打算睡的游星还忍到这个时候,已经很不可理喻了。
毛巾以同样的触感磨蹭小腹,杰克的眼神匆匆一扫又微微避开,然后又觉得意犹未尽,忍不住想再看一眼。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
杰克正和自己挣扎的关口,游星突然睁开了眼睛,并且特别诧异的看着这边。
杰克纠结的表情还拧在脸上,对上游星眼神的时候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怎么…怎么了?”
“没事,有点疼。”
其实是觉得这样躺着有点冷,可是一睁眼就想起眼下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状况让游星的全身肌肉连同脑筋一起处在紧绷的状态,说出口的话都拐弯了。
“对不起,我去换水。”
.
杰克觉得自己几乎是用逃的离开了房间。
.
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游星正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平躺着面对天花板上不甚明亮的灯。
喂难道我看起来就那么像要对你做什么么!
杰克感觉他心里那种只有在面对游星时才会有的没辙感正得意的嘲笑着他脆弱的意志力和演技。
“背后还有。”他端着水提醒到,水盆里冒出的热气冉冉凝成白雾,让他有点看不清眼前。
“…嗯。”
游星拥着被子坐起来,背对杰克。
.
呃…感觉好像更…更糟糕了。
光裸的后背看起来有种极为匀称的美感,在浅色被单的映衬下更是给人以情色的联想。
眼神不敢更多的停留,杰克觉得自己的呼吸已经不受控制的开始变重。
这样下去真的要…
比起身体,先不受控制的反而是思绪,杰克记忆中游星情色的样子实在太多,无论是抱在一起时刻意压制的低哑喘息,颤抖着轻唤他名字的声音,还有会因为爱抚而渐渐变得迷蒙的蓝色眼眸。
糟糕!
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的某一部分起了变化,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自制力的杰克头一次体会到了能看不能吃的痛苦。
“怎么了?”
那人的问话带着轻微的鼻音,应该是倦意引起的。
“没…没事!”
生怕对方一回头就会发现自己的异常,杰克慌乱的开始了未完成的工作。
背后只有不大的一片淤紫,看起来像是撞上什么硬物留下的。
毛巾刚碰触到的时候杰克明显的感觉到游星的肩膀微微一抖。
“疼么?”
明明这样小心翼翼的问话一点也不像他,可是为了游星,这一切也开始慢慢变成了习惯。
习惯用关怀的语气询问,因为如果没有人追问,游星从来不肯把受伤的部分拿出来给人看,只会偷偷的藏起来任它长成难看的疤。
“不…我只是想起你每次受伤都是这里。”
.
是…这里么?
.
“哼,那样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虽然这样说,杰克却不自觉的放轻了力道,听着游星因为轻微的刺激感而带上微弱波动的声音慢慢讲下去:“只有在抱住一个人,用毫无防备的后背面对敌人的时候,这里才会受伤。”
“小时候的事就不要再…”
“谢谢你。”
猝不及防的被打断,杰克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什么触动了,明明听他说过那么多的谢谢,可是为什么这一次他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
为什么都这样遍体鳞伤了,还要感谢那个想保护你却没能尽到责任的人呢?
为什么你总是这样!
“……杰克?”
哗啦一声有什么被扔到水里,接着游星就被人抱住,光裸的后背贴上衬衫前襟,扣子和领子硌着背上的伤,有种酥麻的痛感。
温热的呼吸吹拂着后颈和耳背,游星触电似的微微一缩,仿佛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而急于回避一般挣扎了一下。
.
然而杰克已经看见了,后颈上还留着的,不属于他的红痕。
.
他知道锁骨上那几个创可贴下面也是同样的内容,然而即使游星有意遮掩,对自己背后的痕迹也是没办法的。
但…遮起来有什么用么?你曾经被那样对待的事就可以这样被掩盖么?
他心底里原本就过度强烈的占有欲几乎占据了整个思维,失控就从那瞬间开始,他毫无预兆的吻上那个不属于他的吻痕,用了平常不会有的力度,仿佛要把什么彻底的从那里去除掉再重新盖上只属于他的烙印。
立刻感觉到发生了什么,本能让游星挣动了一下,杰克有力的手臂立刻圈到腰间压制住他前倾躲避的动作。
“你知道么…”他贴着他的耳背呢喃,声音和逐渐加剧的喘息夹杂在一起:“你知道那时候我为什么会想要保护你么?”
“因为…那时候的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你让我觉得,你是我的。”
.
像是打开了什么开关,一切都失去控制了,那种昭示存在感和占有权的亲吻不断落下。游星的耳背被轻柔的啃咬,不算柔软的发丝磨蹭侵略者的脸颊,微微的柠檬香气和着体温在毫厘之间蒸腾出诱人的甜美,让他把早上才发过的誓全都忘掉了。
“你从来都不会拒绝。”杰克抽回一只手轻轻抚过已经被他重新覆盖过的吻痕,继而扳住游星的整个肩膀轻轻揉搓,唇舌亲昵的磨蹭平日不会有人碰到的地方。
“我只是不会拒绝你。”
房间里刚才还是秋初的微冷,在游星回答的一瞬间就好像有什么被点燃了。游星感觉到自己应该在脸红,血液从杰克舔吻过的地方逐渐奔腾起来不断升温,熟悉的渴望感驱走了困意。
瞬间抱紧的动作压迫那些淤伤,杰克突然意识到这样的不妥,却没有停下。
他觉得有什么在胸腔里燃烧,环着腰的一只手掌心贴住游星的小腹,感觉到那上面凹凸不平的伤疤,再用力一点,那人压抑着的颤抖着抽气的声音就传来。
他记得这个伤疤的来历,就像记住自己最珍视的宝物曾经被人划下难看的伤痕。
但是比起这一个,游星身上最为刺目的却是…却是脸上的印记。
.
他最重要的人就连最重的心伤也都是因为他,然而他应该庆幸么?
.
这样的想法让他有种说不出的苦涩,但紧接着浮上来的却是强烈的欲望。
利用过,又被利用,背叛过,也许将来也会被背叛,长大后的杰克 阿特拉斯被给予的太多拥有的也太多,但让他想要完全占有的,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
.
他没有办法让这种念头停下来。
.
身体的动作总比思维更诚实。
只是单方面的爱抚只会让渴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杰克的动作开始带上某种引导的意味,游星的手被抓起来,常年都在抽牌驾驶或者修理的手指在各个特定的位置有着薄厚不一的茧,杰克即使闭上眼睛只靠触觉也不会认错。
他一个一个手指轻吻过去,舔过掌心,手腕上白色的绷带在游星深色的皮肤上有点刺眼,杰克停在那个动作上凝视了好一会,突然发力将从刚才起就一直沉默的游星压倒在床上。
“你从来都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不受伤。”
遍布青紫的身体不断的提醒他要温柔,然而他发现自己似乎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温柔。
这样的身体反而更让他想起游星被那人压在身下的样子…
带着这样的怒意他俯视游星,对方看他的眼神带点迷惑又带点他没见过的…也许是释然吧。
“…也许吧。”
没什么表情,脸颊却因为情欲的浸染而透出红色,游星试图避开杰克的目光而转开头。
锁骨上的创可贴就和手腕上的绷带一样看起来就令人讨厌。
“哼,最好把这些都忘掉。”
“……”
杰克俯下身,灵活的唇舌靠近锁骨上的创可贴,气息和舔弄混合的酥麻感立刻就让游星的喘息声放大,夹杂着唾液吞咽时已经无法压抑的微弱呻吟。
揭开一边的创可贴露出下面刺眼的吻痕,杰克并不温柔的吮吸着同样的地方,左手顺着胸膛一路抚下,捏住了一边的乳尖。
“不…我命令你,忘掉那些事。”
不能掩盖的事就都忘掉吧,全都忘掉吧。
这些痕迹都会变成我的…连同你都会变成我的专有…不,你本来就是我的。
身体在熟悉的气息包围下已经苏醒过来,捏弄乳尖的细微动作都在敏感的身体上被放大成令人颤抖的刺激感,游星感觉到杰克继续着刚才的动作又撕下了第二个创可贴,也听见他用低沉嘶哑的语气命令,他所熟悉的一切中又夹杂着陌生的快感,他有些迷茫的看向正在自己身上为所欲为的杰克,对方宣告占有的方式野蛮而直接的不可思议,却撩拨出游星极少关注的,来自心底深处的渴望。
.
就仅仅只是希望他在身边,何种方式都好。
这是爱么?
占有与被占有,相互需要的是身体却不仅止于身体。
“哈啊……”
第一声呻吟在杰克舔上刚才已经被捏弄到红肿的乳尖时终于冲口而出,游星习惯性的想伸手遮掩,却被杰克一把摁住。
“叫出来,我要听。”
每当这种时候,一向作为大家主心骨的游星也变得只能任杰克摆布。
下身挺立的欲望被人抓住,腿间满是粘湿的感觉,掩饰呻吟的动作也被阻止,羞耻感让游星连轻微的动作都带上了额外的刺激。
无论做过多少次都无法适应杰克掠夺者的姿态和灼热的目光,却也无法拒绝。
“嗯…唔…”
一开始被杰克摁住的左手不自觉的缠上杰克的小臂,慢慢攀上肩膀,用他最习惯的姿势勾住脖颈缓缓下拉。
他只能用吻来压抑自己随着杰克的套弄而不断涌上喉咙的呻吟。
翻弄的舌尖反而让游星有些应接不暇,然而对方却不肯轻易放过他似的更加用力的吻住他。
快要…到极限了…
抓住对方的衬衫往下拉,扣子被扯掉的声音终于逼迫杰克放开了他,呼吸不稳的游星甚至没来得及看到杰克的表情就听到对方带点玩味的轻笑。
“这么着急么?那我们不如…快一点?”
“…哈…啊!”
脆弱的部分经不起又一次的刺激,杰克的手掌宽厚而温暖,手指上的薄茧刻意的擦过顶端带起的令人战栗的快感,游星不能自制的弓起腰身,短促的喘息和呻吟无法抑制的从唇角溢出。
带着体温的白浊溅落在杰克修长的手指间,金发紫瞳的男人却带着某种平日里见不到的深情盯着游星因高潮而失神的双眼。
.
“还要继续么?”
表情是不折不扣的询问。
.
游星从几乎停顿的思考中挣扎出来发觉对方的手已经探向后方的穴口,视线却转向游星身上的遍布的淤痕,迟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
这种时候…为什么还要问啊!
.
然而他没有一点力气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点头示意。
一开始后穴被手指侵入的感觉并不好,游星难受的扭动身体,可是又觉得全身上下哪里都在酥麻的痛,非但不能摆脱那种怪异的感觉,反而更加的…难耐了。
他一向不是个勇于承认自己欲望的人,然而他确确实实的能感觉到自己渴望的是继续而非停止。
第二根手指和第三根手指之间并未隔多长时间,游星有些痛苦的皱眉,得到杰克落在眼角眉间的,安抚式的亲吻。
“对不起我…忍不住了。”
皮带扣子松动的声音,衣物落地的声音,游星感觉被什么东西抵住了——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
“…进来吧”
游星抱着某种决心他闭上眼睛。
第一下总是很痛,杰克感觉到环住他的那双手力道瞬间变重了。然而他也不太好过,无论做过多少次,这种不适感都是存在的,他试图抱紧游星来缓解他紧张感,却被对方抢先一步紧抱住。
“你在这里…”
游星的话简直如同梦呓,随着话语渐渐展露的释然也像杰克梦里才会见到的那种。
没人觉得坚强如游星也会需要以紧紧拥抱的方式确认最珍视的人仍然在身边,可是又真的会有谁是不需要的么?
.
“我…我在这里。”
要怎么告诉你,出走和背叛的时间里关于杰克 阿特拉斯的一切都没有变过。
如果说我唯一的目标是君临,那么也必须是在有你的世界里。
.
语言传达不到的只能用行动代替,杰克缓缓支起上身,用眼神询问。
得到的回答是点头。
.
之后的过程不再需要语言,游星一开始因为疼痛和过于强烈的快感而紧紧纠结住床单的手指最后也变成了攀附住杰克有力的臂膊。
速度越来越快,每一次都仿佛进入更深的地方,游星失序的喘息里夹杂着无意义的语气词,总是明亮的钴蓝色眼睛渐渐失去焦距,从杰克的角度看下去就仿佛会引人坠落的深渊。
只是这样…就能满足了么?
最为动情的时刻杰克总会产生更多的欲念,然而温暖紧致的内壁带来的快感很快就占据了整个思维,本能指挥身体更深的埋入,契合,直到最后一刻。
身体深处被温暖的东西填满,游星短促的惊叫之后是剧烈的喘息和颤抖,紧接着整个人都软倒在床上,射出的液体溅落在两人的腹部。
杰克带点意犹未尽的看着面前的景象,却最终只是躺到游星身边,环住他的肩。
“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手指滑过锁骨和脖颈上的吻痕,情事过后的身体敏感的颤抖起来。
无论面对什么人——哪怕是另一个我自己,我都是一样。
既然你不懂如何让自己不受伤,而且很遗憾的我也不懂,我只能站在你面前成为你的城墙。
想伤害你的人只能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除此之外别无它法。
如果这样的想法不可笑,如果这样的想法也可以被称之为爱。
那么…
-fin-
后记:比赛时第一轮手夹克总翻车嘛看来不是从尸体上踩过去而是骑着D轮压过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点都不好笑啊梗好冷。
……突然觉得二半夜发小黄文好耻哦我这是怎么了(死)
返回页首 向下
 
【游戏王5d's】【帝王蟹】淤血的处理方法(r18)
返回页首 
1页/共1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
决斗者工会 :: 文区 :: 完结区-
转跳到: